探访中国首个国家级孤独症儿童康复基地

  新华网海口6月1日电 为“星星的孩子”打开“天窗”——探访我国首个国家级孤独症儿童痊愈基地

  新华网记者罗争光

  “你找甚么
呀?”“水。”

  “上楼干甚么
?”“尿尿。”

  “你叫甚么
名字?”“……呵呵!”

  与记者对话的是一名3岁多的男孩。没跟他谈话的时候,男孩一个人安静地坐在床沿,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人。

  如果没有事先理解,记者基本看不出这是一名孤独症儿童。

  这是小成(假名),住在海南海口市郊区的一间出租屋里,家里还有两个比他大4岁和2岁的姐姐,母亲为了照顾3个孩子没有事情,百口靠父亲一人在汽车修理店打工过日子。

  “一年前,他不会笑、不谈话,也不意识爸爸妈妈,跟人没有任何交换
。经过一段时间的痊愈训练后,他去年底第一次叫‘妈妈’,我那时就哭了。”小成妈妈说起这些,眼泪一会儿涌了出来。

  孤独症是一种脑发育性妨碍,以社会交往妨碍、沟通交换
妨碍和重复限制的兴趣行动
为主要特征,孤独症患儿被称作“星星的孩子”。有研究机构推测,我国0至14岁孤独症儿童的数目也许超过200万,但更广泛的孤独症患者数目难以精确统计。

  数据显现,截至2018年底,全国有1811家痊愈机构提供孤独症儿童痊愈办事。

  为了给“星星的孩子”们建立一个国家级的“痊愈之家”,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联合海南省残疾人基金会、海口市残联等在海口共同建立了孤独症儿童(北方)痊愈基地,以“公建民营”的体式格局于2018年5月底正式挂牌并运营。

  运营之初,该基地以公益体式格局在本地举行孤独症儿童收费筛查,并收费为符合前提的贫穷家庭患儿举行痊愈训练。小成等于第一批幸运孩子中的一员。

  记者日前在基地看到,这里绿树成行、芳草茵茵,已经建成了教研楼、痊愈楼、办事楼、室外训练区等设备。走进主楼大厅,色彩斑斓的设计宛如走进一所幼儿园。迎面的墙上,贴着“儿童发育警示征”“痊愈学问”“精细静止发育顺序”等科普宣传资料。

  中国残疾人痊愈协会孤独症痊愈业余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市孤独症儿童痊愈协会会长贾美香告诉记者,对于孤独症儿童的痊愈,越早发明越早干涉干与后果越好。只是,要赶早发明和干涉干与,既需求咱们社会有更多的业余机构和人材,也需求公共尤其是怙恃能高度重视。

  “有不少的孩子,早期症状比拟明显,但怙恃或者不重视,或者错误认为只是谈话晚。”贾美香说。

  小铭(假名)的母亲,等于如许一位“犯错”的怙恃。

  “他小时候很闹,活蹦乱跳,生长发育也正常,咱们就以为他只是谈话晚。直到去年秋日开始上幼儿园,老师发明他不跟别的孩子互动,就劝咱们去医院检查,这才发明。”小铭妈妈回忆此前的忽视
,仍然

依据十分懊恼。

  为了孩子痊愈,小铭父母寻找了一些机构,但收费较高,痊愈后果也不明显。开初从本地残疾人基金会理解到孤独症儿童(北方)痊愈基地的信息,发明自己的家庭符合前提,就请求带小铭来到了海口。

  “去年底咱们参加了两个月不收费的训练营,基地还收费提供一居室让我陪护。此次咱们又幸运地请求新一期收费训练营。”小铭妈妈说,“此次来,孩子明显提高了良多,能遵从我的良多指令,自己的货色都能找到了。”

  基地负责人杨智然告诉记者,运营一年来,除了基本的痊愈训练外,基地还开设了音乐、静止、认知语言、马术、幼儿园融合等课程。除了办事本地的孩子,还以训练营的体式格局为全国各地贫穷家庭孤独症儿童举行收费训练。

  “一年来累计办事了115个孩子、41个家庭,覆盖山西、陕西、宁夏等近10个省分
的贫穷孤独症家庭。目前基地的生师比大概是3:1。”杨智然说。

  根据基地成立时的建设设想,除了为孤独症儿童提供全程生命衰弱管理办事,基地还将探究建立我国孤独症行业的技术规范、标准和监管体系,开创孤独症儿童痊愈事情科学化、规范化、业余化的新模式,发展业余技术人材培训和交换
事情等。

  “这些事情现在都同步启动了。” 杨智然说,下一步,基地将争取办事更多的孩子,同时把扶贫痊愈训练营做成一个长期项目,“让全国各地更多的孩子和家庭,能得到及时、业余的帮扶。”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katsrule.com